一听

数不清的日子

月圆之夜(上)

很久很久以前,相传每在月圆之夜,会有一个长相极为凶狠恐怖的人化身为狼人,在断情崖上肆情嚎叫……

Beam看着熟睡的blof,轻轻地关上了童话书。来到阳台前,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吧。”
Forth轻轻地把手搭上beam肩头,把整个人拥进怀抱里。beam睫毛轻颤,缓缓闭上眼睛说,“都这么久了会没事的,对吧?”“是对的吧。”

哪里是长相凶狠恐怖的人,
明明长得清瘦又好看。
又哪里是惊悚恐怖的月圆故事,
明明只是相爱故事而已。
是写故事的人错了,是童话书错了。

不要再想念了,不要再喜欢牧羊少年了。
Ming,求你忘了他吧

无心症

我硬生生扯出一个“笑”
但那应该是仅靠脸部肌肉向上拉扯,导致一侧嘴角向上的表情罢了。说不上是笑,应该是个很怪异的表情。

我看着yo红红的眼睛,接过他给的药丸。
说,“好”。

他们说我病了。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嘿!我还获得过2017年泰国最杰出青年工程师奖好吗?我依旧是万千少女告白的对象好吗?
我只是感受不到任何情绪,没有了喜怒哀乐而已。
连笑跟哭都是模仿别人,通过控制肌肉做出的动作。
他们就说我病了,得了无心症这个怪病。

这会很奇怪吗?
我摇摇头,还是拿着那颗药丸。
他们说这个可以治我的病。

我来到我的秘密基地,
我的最爱少年在这里。

我想过有一天我会梳着最利落的发型,穿着贴身帅气的西装,挑个最晴朗最万里无云的日子,跟最爱的少年一起步入婚礼的殿堂,虔诚地向神发誓,我愿意。

我将我的心许诺与他。而他却真的只带走了我心。

“Kit学长,我应该吃下它吗?”
我发现脸颊有些濡湿的东西,是叫“泪”的东西。
这应该是悲伤的一部分。
ming呆呆地看着这个药好久好久。

有人看见一个清瘦的少年依靠着一个墓碑,
发现时已离开人世,
奇怪的是手里紧紧拽着一个小药丸。

将心许诺你,
你已成为牵动我情绪的线,
非,你不可。


人生病了的话,最不能垮下的是当事人
因为当事人很忙
要忙着安慰父母,对朋友的关心表示感谢
只有闲下来的时候才能想想我病了呢
然后跟自己说没关系,心态最重要
每个生病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我有点好奇

探(四)

嘟嘟嘟嘟……
“喂,干嘛?”

“beam……beam,我……我谈恋爱了。”

“你又见到哪个颜值爆表的帅哥啦?”

“不,不是……我真的谈恋爱了。跟ming。”kit咬着自己的嘴唇,有点不安地等着对方的回答。

沉默好久,才听见从对方的话筒里悠悠地传来,

“哦,那明天大白鲨的课会有随堂考,你要记得复习哦。拜”

嘟嘟嘟嘟…从对方的话筒里传来忙音。

什么嘛?平时不让我谈恋爱的人是你,现在这么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也是你,kit心里有些许失落,早知道这样,我以前就不该只光动嘴皮子,哼!




说beam这么容易放行kit恋爱,当然是不可能的!从前,kit看到好看的人就吵着说要告白要恋爱,都被自己的谆谆善诱给镇压下来(当然是暴力)。

可是你说的玩笑,我都当真。凡是kit吵着说要告白的对象,beam都一一暗地里考察过,ming也不例外。ming是真不错,品行好,成绩好,长得好看不花心,据说一任女朋友都没有过,难得难得。这样好的人,当然要把他留给小kit。

所以,才有了那通电话的默许。只是,好歹kit也是我beam宠在心尖上好久的人,心里难免有些不开心,语气显得低沉了些。




“那今天算第一天哦。”
ming抱着被子滚了好几滚,咯咯咯笑出声。每每想到这个画面,耳根子都要红好久。嗯,幸亏平时无聊有跟老妈看泡菜国的言情泡沫剧,才让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显得浪漫些。

怎么办?小学长是我男朋友耶!我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去接小学长上课呢?kit是比较喜欢中式还是西式早餐呢?…………

到了我这个年纪,
别人总会问问你有没有男朋友啊,要赶紧开始找一个了,
我就会笑笑说独身主义,不准备找了
然后他们就会说怎么可以不结婚了的说一大堆,
遇到很喜欢的当然会考虑啊,
遇不到的话,怎么可能因为年纪结婚,
想我这般思想鹤立独行的人,
说遇到个喜欢的人实在不易,
毕竟我心目中最爱自己。

探(四)下集预告

嘟嘟嘟嘟……

“喂,干嘛?”

“beam……beam,我……我谈恋爱了。”

“你又见到哪个颜值爆表的帅哥啦?”

“不,不是……我真的谈恋爱了。跟ming。”kit咬着自己的嘴唇,有点不安地等着对方的回答。

沉默好久,才听见从对方的话筒里悠悠地传来,

探(三)

“啥?你,你要不再考虑考虑~这可是人生大事啊”kit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忐忑地开了口。

“自己暗恋好久的人先开口跟我告白,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呢?”ming笑得那叫一个春风百媚生。

可~可真好看啊,果真是神颜!神颜啊有没有!kit咽了口水想。

可是重点~重点是这样吗?
what?!他刚刚是不是说自己是他暗恋了好久的人!


对的,比起kit对ming的见色起意。
ming早就对kit一往情深了。


永远是少女漫画,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小说凌乱在图书馆桌上摞得老高,只要一不小心碰一下就会崩塌。少得可怜的几本专业书整整齐齐放在一旁,一天都未曾见他翻开过。有时,看的累了就直接趴在桌上睡了起来,睡得香了就直接打起呼噜来,丝毫没有客气过这是严肃安静的图书馆。

想来之所以自己注意到这个学长也是因为这个响亮扰人学习的呼噜。

但是,也觉得这个学长可爱。总能看到kit对着旁边那个眉目好看的学长,撅着嘴,眨巴着大眼睛,摇着对方的手,企求能借到课堂作业。也总能看到眉目好看的学长毫不留情地给他一个爆栗,kit只能鼓着腮,憋红了脸,眼睛瞪的一大一小的,愤愤地划着本子,却不敢对旁边的人说一个不字。


是从什么时候起,ming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去到图书馆就会下意识地寻找那个小学长,偶尔还会特地跑去医学院饭堂吃饭,美名其曰为医学院饭菜比工院的好吃太多了。等意识的时候,ming满心满念都是那个栗色头发的小学长了。


ming也不是没想过告白这件事,毕竟自己还是风靡万千少女的校之月呢。只是,一看到小学长身边的人个个美貌一顶一的人,ming霎时间就没了几分自信。毕竟他可不想成为小学长的后宫群之一,他想要可从来都只是正牌男友这个位置。


可谁曾想,还没找到适合表白的时机。心心念念的人儿反倒先开了口。ming心中那叫一个惊喜。

考虑不存在的。

“学长,你还不是看着我好玩,故意来逗我吧?”ming耷拉着头,眼神幽怨地看着kit,“学长,我可是默默喜欢你好久了,听到你主动告白,天知道我有多高兴……”说着说似乎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我~我~不是的,我没有故意开你玩笑,我只是~只是”
天啊!老天爷啊!我只是秉承着不撩白不撩,撩到算赚到的想法开了口,可是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会撩到啊!虽然算起来我只赚不亏,但是我真的会被beam打死的!

kit有些焦躁地扣着自己指甲,小脸有些涨红,想了想不知如何开口。只听见头顶上传来好听的声音。

“那今天算第一天哦。”

算了,kit把心一横,不管了。kit很轻地点了下头。


每次听弘基唱歌都会迷上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探(二)

beam是长得真得好看,用眉眼如画来形容都不为过。眉宇间是英气,眼睛处处是魅惑,偏偏人却是正正直直三观端正的好宝宝。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恋爱事。


Kit也是见他的第一眼,就陷进了他的剑眉星目里面。作为一名及格的颜狗,死乞白赖的跟着beam说要做朋友。这一做,就是好多好多年的好朋友了。


beam对自己长得好看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不以此生娇。跟kit做朋友也是被他赖得不行,抱着为培养四好青年事业做贡献的心去的。却没想到他们相处得意外的和谐,虽说kit本性颜狗爱花痴,脾气有时顽固暴躁不服输,但对着自己从来都是卖萌撒娇没脾气的啊,所以相处下来,beam一直致力于提高kit的精神高度。


奈何奈何,kit颜狗本性太深。这么多年下来,始终没改掉。以至于kit身边的朋友个个是美人胚子,每每见到好看的人,就说心动。beam见多了也就习惯了,也没见他有过实际行动,每每过过嘴皮子的瘾。罢了罢了,只要他好好呆在我身边别被带坏就行了。


可谁曾想。

探(一)/mingkit

*这是一个对着beam只会撒娇不会发脾气的kit
*这是一个品行端正的好学生beam
*这是一个帅气开朗不多情的Ming





kit是兰实大学医学院的大二的学生,
他一辈子的信条是外貌至上,颜值才是王道,才华什么的虽然也重要,但是总的看得过去才是最紧要的对吧。


所以当工程学院的一年生mingkwan 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kit激动的啊,死命拉着身边的beam,指着自己的心说“beambeam,他~好好看~我这里好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此话只换来了beam的一个白眼,beam就奇了怪了。外貌很重要吗?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内涵啊,俗话说的好,内在美才是衡量一个人美丑的关键。beam是很不懂了,就像他不懂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把大好年华都消耗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忙着谈情说爱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好吗。人呐!就应该抓紧时间去提高自我修养,好好为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所以理所当然的,作为kit的好朋友加好同桌,他时常督促kit要走正道,他决不允许kit走上这条爱情的不归路,以后他可不想要看着kit一把鼻涕一把泪得拉着他诉说爱情的苦,必须要将这些苗子扼杀在摇篮里。

一把拍了kit的头,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出息,好看什么好看!难道你不好看吗?白白的,小小的还嫩嫩的。不行,我不同意!你只能爱学习。”

被拍了头的kit,头又痛耳朵还红的厉害,扯着beam的衣角,说道“可是~beambeam ,当初我也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才~才主动跟你做朋友的诶~”